【葉藍】760166(七)

【全職高手】二次衍生創作文。

 

葉修╳藍河(許博遠)。私設有。哨兵嚮導設定有。長度大概中篇。吧。第二篇,過去篇。

 

 

 

 

雜沓的腳步聲,從漫長的走廊另一頭傳來,關在牢獄裡的俘虜們興奮的擊打著牢籠的欄杆,歡迎著新俘虜的到來,發出一陣陣砰砰的聲響,敲的即將到來的聽者心頭直下。

 

 

 

 

手銬腳鐐一樣不少,唉,這下好了,在指定地點附近,還沒見到任務對象的時候,就被敵方的人給抓了。

 

許博遠在喻文州的指示下,越過山頭穿過國家的邊境線,一路直達旁邊敵對國家的領土上。他本次的任務是躲過監視網,在不被任何人的發現下,與一名長期在此地躲藏並時刻觀察著這個國家動向的第三方人士接頭,用一個他也不知道裝著什麼東西的小箱子,換取近期的情報。

 

他還記得喻文州在交付這個小箱子給他時,即使面上帶著一慣的微笑,卻令他背上汗毛直豎的感覺。

 

「博遠,這個箱子你記得千萬要小心保護,不要讓它離開你的身邊。」喻文州笑著將箱子放到許博遠的手上,「它是這次任務裡最重要的東西,請你一定要讓它安全的交到對方手上,你不會想知道失敗會發生什麼事的。」

 

箱子又小又輕,大約兩個巴掌大,抓在手上幾乎沒什麼重量,就像是抓著一個空箱子,但搖晃起來,卻依稀可聽見裡頭有一點物品的碰撞聲。箱頂上還有一道六位密碼鎖,牢牢的將箱子給鎖住了。

 

「喔對了,絕對不可以把箱子打開喔^_^」

 

明明箱子輕的很,但許博遠在聽完喻文州的交代、走出司令官室後,卻覺得手裡沉重異常。

 

他是好奇箱子裡裝著什麼,而且密碼只有六位,在他還是軍校裡面的學生時,教官就有教導過他們如何解開這種鎖的密碼。在一個寂靜無聲的空間裡,緩緩的轉動著上頭的密碼位,唯有在轉到正確位置的時,才能聽見那微小的喀鏘聲,而那正是解開鎖的唯一途徑。

 

但諒他再怎麼大膽,也不敢違背喻司令的囑咐,事實上,在這整個藍雨司令部裡,沒有人敢違背他,縱使喻司令總是一副笑笑的樣子,溫和的對待司令部裡的所有成員也是。

 

而現在的情況簡直糟糕透頂,許博遠被抓走成了俘虜,而且正要押送至地牢,他的身上只有薄的勉強稱得上有遮蓋功能的囚服,還有除了束縛他的行動外,就只會發出吵死人聲響的手銬腳鐐。

 

他身上所有用來越過國境和藏匿行蹤的裝備都沒了,糧食沒了,飲水沒了。最重要的是,那該死的潘朵拉箱子也沒了。

 

想到這裡,許博遠就想隨便找一道堅硬的牆壁,然後就這麼撞死在上頭明志。不過就是撞死了,喻文州大概也會在地獄的裡頭等他滾下來懲戒他吧。

 

唯一可以讓他繼續保持樂觀的,大概就只有,希望可以再見到他的偶像黃少天一面的崇拜者之心。黃少天在他心裡,沒有根本,就是神的等級,還有過之而無不及。要他就這樣死在這裡,再也無法面見他偶像的顏容,他絕不答應!

 

 

 

 

接著他被兩旁抓著他的手臂的獄卒向前一推,進了牢籠裡的門,然後快速的被關上鎖起。

 

「好了,你就在這邊安分的待著吧,過幾天會有你瞧的。」說完獄卒轉身就要離去。

 

「喂等等!你都把我給關進來了,好歹也把我身上的手銬和腳鐐給解開吧!」許博遠抓住欄杆,「這樣戴著多不方便阿!」

 

砰的一聲,一個正要離開的獄卒又轉身過身,用力的將身上背著的槍柄砸在欄杆上,許博遠飛快的把伸出欄杆的手抽回。

 

「閉上嘴給我安靜點!否則把你那吵死人的嘴巴給砸爛!」簡直得寸進尺。

 

許博遠警惕的看著對方惡狠狠的臉,又朝內部退了一步,興許是他表現出服從的態度,獄卒這次就這麼走了。

 

聽著那兩人越走越遠的腳步聲,許博遠走到這間牢房裡唯二簡易鐵床的其中之一上坐著,開始思考起來。

 

剛剛那人身上背著的槍枝是KR98,在這個國家是使用最為廣泛的全民槍枝,不只是軍方愛用的基本配備,也是一般取得槍枝購買許可的人民愛用品,加上槍管裡面已上膛的子彈,最大子彈數為11發,一顆子彈大約20公克,槍身3公斤上下,依照對方剛砸下來的速度和力量,所發出的聲音來推測,裡面應該只有四發……,最多五發子彈。

 

雖說負責押俘虜的獄卒,並不像在前線的士兵們一樣,需要大量的火力來進行作戰,但裝著滿滿子彈的槍枝應該是平日執行任務時最基本的要求才對。

 

負責看守這裡的獄卒只有背上的一把槍,腰間並沒有掛上可以裝著補充用彈夾,或者其他軍事用品的小包。不過大腿上的側面口袋裡倒是有兩柄疑似小刀的柄頭露了出來。

 

胸前的兩個口袋一個明顯沒有東西,另一邊則是有突出來的實物感,是一個長方型的的東西,不太大,剛好可以握在手上……是煙盒嗎?剛剛被送過來的途中,許博遠一直有聞到淡淡的煙味,從那人的身上傳了過來。

 

放眼望去整座監牢,大約二十間左右的牢房吧,出入口只有一個,旁邊有一個獄卒看守,他坐著門口旁椅子上,前面還有一張一人用的木桌子,小小的,有一個大抽屜,上面有鎖,桌子旁邊的牆上並沒有掛滿整面鑰匙,所以應該都被鎖在抽屜裡……而抽屜的鑰匙應該可以在坐在那邊的獄卒身上找到吧?

 

一把只有五發未裝滿的槍,兩把小刀,一個獄卒把守著唯一的出入口……這裡戰備也太過鬆散了,是因為他們根本不擔心會有人逃獄,還是相比於其他更重要的的地方,這裡被分配到的人力跟物力最多也只能有這樣嗎?

 

許博遠雙手交握放在膝蓋中間,眼睛沒有焦距的隨意向下看著地板。在執行任務的途中就被敵人抓走是他的輕忽大意,但他可沒有打算就這麼接受事實放棄抵抗。他還想回到藍雨,是絕不會就這麼認命接受的!

 

 

 

 

遠遠的,獄卒將許博遠帶到牢房後,並沒有就這麼離開,一個去了外面,另一個則轉身去了令一端的牢房。

 

他將放在胸前口袋的東西給掏了出來,丟進面前的牢房裡,裡頭坐著一個看起來有些頹廢的男人,他低著頭看不清面容,額上的髮蓋住了眼睛,刺刺的鬍渣佔滿了下半臉。

 

那東西掉在地上發出了聲響,是個煙盒,但聲音聽起來有些沉重,不太像是它能夠發出的聲音。

 

丟完之後他手插著口袋走了,也沒有去看那男人到底有沒有把它從地上給撿起來。

 

隨著他的離去,這裡只剩下一間間關押著人的牢房,伴著粗細不一的呼吸聲,又再度陷入了一片沉寂。

 


评论(1)
热度(10)
© 哪哪哪哪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