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橙】如煙

【全職高手】二次衍生創作。

葉修╳蘇沐橙。跟萬聖節一點關係也沒的萬聖節點文。私設有。虐文一篇謝謝。

 

 

 

 

清晨。

 

日出的陽光穿過二樓窗戶的玻璃,照進室內,停留在床上熟睡的男人臉上。只見他稍嫌困擾的皺了皺眉後,便翻過了身繼續睡。

 

 

 

 

「葉修!快起床!」床邊的女孩大聲地叫著還賴在床上的人,「說好了今天是你陪我去上學的,快起床要遲到了!」

 

「……唔,再給哥五分鐘。」葉修翻身將臉埋進枕頭裡,大有一種五分鐘後要再來一個五分鐘的感覺。

 

「哥哥你快看看他!」女孩轉頭向就在一旁睡著的人說著。

 

「……葉修,你快帶沐橙去上學,今天輪到你了快去。」一旁隆起的棉被堆裡,傳出了微弱的聲音。聽起來還在夢裡沒出本。

 

「到底是誰昨天找我搶野王搶到快五點才睡的阿……」放棄了,葉修用力的撐起身子,快超生的感覺席捲了他全身上下。「蘇沐秋你給我記著。」

 

他狠狠的瞪向一旁繼續躺著睡的舒爽的人,然後坐在床前、用一雙被血絲攻占的雙眼虛弱看向眼前的女孩。

 

「沐橙阿,你覺不覺得人長大了就該試著自己上學阿?」

 

蘇沐橙盯著臉色蒼白眼眶下青黑、明顯熬夜過頭的葉修說:

 

「我只知道,人長大了就該試著早點睡不要熬夜。」她眼睛眨了眨,「還有早上起床不要賴床,答應送我上學就要乖乖起床。」

 

糟糕。

 

葉修的臉皺在一起,終於不情不願的離開床前,走向家中簡陋的廁所洗漱。

 

 

 

 

「葉修!不要再睡啦!」蘇沐橙大力的搖著床上賴床的人,「說好了今天放假要陪我去逛街看電影的!」

 

「……唔,再給哥五分鐘。」翻了身朝一旁挪了挪,葉修試圖遠離音源,逃離魔掌的攻擊範圍。

 

昨天他研究了同一時間比賽的、其他戰隊的對戰視頻錄像,總覺得藍雨的打法好像又換了一種新的,九成九是喻文州又打算做些什麼了。

 

不過就算他打算做些什麼,那也是下次對到客場藍雨才會碰到的事了。眼前的人才是現階段他最該煩惱的一個。

 

挑起了好看的眉,蘇沐橙大聲地說著,「你都幾歲了,怎麼還跟以前一樣愛賴床阿!小心讓哥哥看到笑你喔!」

 

半睜開了眼睛,葉修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要是換作沐秋的話,現在一定也還在床上賴床,別忘了以前他可是比哥還喜歡熬夜呢。」

 

「就算他愛熬夜愛賴床,還不是照樣陪我走路上學。」蘇沐橙不滿,又拿哥哥出來當擋箭牌「所、以、說,快起床別再賴床啦!」

 

慢吞吞的離開溫暖的被窩,葉修慢慢地坐起身來:

 

「嗯……今天要去哪裡啊?」

 

他低著頭、朦朧地看著眼前的被單問著,然後錯過了身旁女孩的微笑。

 

得逞的那種。

 

 

 

 

「葉修!你要睡到什麼時候!」掀開棉被、蘇沐橙看見底下的人瞬間縮成一團,將自己縮小。「早餐做好了,快起來吃。」

 

「……唔,再給哥五分鐘。」閉著眼睛,絲毫沒有任何動靜的葉修,從嘴巴裡擠出一句模糊的話語。

 

從電競職業圈裡退休的葉修,明明早已離開那些需要熬夜到天亮,研究比賽視頻、研究裝備技巧的世界,卻還是改不掉熬夜泡在榮耀世界裡的習慣。

 

即使時間讓他的腦袋反應速度和手指靈活度都下降了許多,但對榮耀的熟悉卻依然變少,反而隨著遊戲的版本更新,變得越來越豐富。

 

「又是五分鐘,怎麼你每次賴床都說這句話阿。」蘇沐橙嘟嚷著,再次伸出手搖了搖他,「快起床,不然早餐就要涼掉了。」

 

然後就被另一隻更快速的手給捉住,拖到了床上的被窩裡。

 

「……現在還很早,再睡一下啊。」他抱著蘇沐橙,不讓她離開床上。

 

在葉修退休後的幾年,蘇沐橙也卸下了興欣戰隊隊長的擔子,跟著退休了。

 

跨過了十餘年載,榮耀這款遊戲一直是他們身邊不可或缺的東西。

 

還是未滿十八的毛頭小子的時候,因為榮耀、他們認識,接著成為將他們緊緊相繫的東西。

 

踏進職業圈、加入嘉世戰隊的時候,因為榮耀、他們成了最佳拍檔,從現實裡親似家人的關係,變成彼此最可靠的戰友和夥伴。

 

被逼退役一年、而後創立興欣戰隊的時候,也是榮耀,讓原本被迫分開的他們,再次攜手重返、奪回屬於他們的榮耀。

 

最後彼此雙雙退休的時候,還是榮耀,他們交換了第十賽季季後賽的冠軍戒指,在婚禮上結成一對夫妻,成為真正的家人。

 

「你看今天天氣那麼好,是個睡覺的好天氣呢。」

 

「明明只是你懶得起床,想賴床就說啊別否認。」

 

在賽場上奪遍所有榮耀的男人,此刻正要爭取現實中的榮耀。

 

「再五分鐘就好了,再陪哥睡一下。」

 

 

 

 

「葉修!起床起床該起床了!」

 

「葉修!起床起床該起床了!」

 

「葉修!起床起床該起床了!」

 

「……唔好啦,我起床了沐橙。」躲過了刺眼陽光的摧殘,卻躲不過來自老婆大人的聲音。葉修緩緩地爬起來,用手揉了揉眼睛。

 

然後伸手按停了一旁的鬧鐘。

 

那是有一年蘇沐橙送給他的生日賀禮,專門錄給這個愛賴床的人用的。

 

聽著門外的刨門聲,他踱步走到門邊,伸手轉開握把,將在門外久候多時的白毛大狗給放了進來。

 

大狗在床邊轉了轉後,便在牠最熟悉的一個位置趴了下來。

 

將頭搭在前腳上,盯著剛走進廁所門口的葉修,等他洗漱完,為牠準備早上的狗食。

 

「乖乖等著阿,我等等就好。」轉開水龍頭準備開始洗臉,葉修朝門外喊了一聲。

 

得到了飄逸的一生狗吠。

 

蘇沐橙是在一天早上走的。

 

她要去隔壁縣市出差,葉修一大早帶著他家狗,陪著蘇沐橙去了車站等車,目送她搭的火車走後再回家。

 

原以為她去個幾天就會回來的,但之後他卻在網路上刷到了一篇新聞。

 

有一台貨車闖了平交道的紅綠燈後,卻被兩邊降下來的桿子給困在鐵軌上,前後動彈不得無法離開。隨後一輛火車就要通過,即使火車駕駛不顧性命踩剎車踩到了最後,卻還是改變不了火車迎頭撞上貨車的未來。

 

貨車斷成兩半,火車車頭全毀、出軌,幾十人就這麼死去,還有無法數清的清重傷患,現場一堆救難人員和急救人員,卻還是無法挽回更多的生命。

 

而死者名單中,蘇沐橙三個大字,就這麼刺眼的出現在上面,任憑眨再多次雙眼也無法抹滅。

 

 

 

 

當葉修走出廁所後,看了下自家的大狗,卻發現牠眼睛閉上,一副睡得很爽的樣子。

 

無奈地看著牠,葉修坐回了床頭,將手搭上了牠的頭,來回撫摸著。

 

「吶、該起床囉,亞歷山大。」

 

 

 

 

別再賴床囉,葉修。

 

 

 

 

 

---------------------------------------------------------------------------------------------------------------------------------------------------

 

覺得這世界上可以不賴床的人,實在是太厲害了。還有這世界上的狗都應該叫做亞歷山大。

這是來自班比大大的點文,狗、日出、車站,還要虐文……寫一寫就把自己給虐了一把,總有種被自己強迫推銷的感覺呢ˊ_>ˋ

題目的名字會叫如煙,不要懷疑,就是來自五月天的如煙這首歌,太好聽啦真的,尤其是轉折的”是我來自漆黑”那段我最喜歡。而這篇文的大致構想畫面,是從如煙的最後兩句出來的:

 

有誰能聽見我不要告別

我坐在床前看著指尖已經如煙

 

讓我推銷一下吧,最近莫名聽超多五月天的歌,這才知道他們的歌會有那麼多人喜歡是有原因的,不然我原本都聽英文、日文歌的=3=


评论
热度(9)
© 哪哪哪哪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