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760166 (六)

【全職高手】二次衍生創作文。

葉修╳藍河(許博遠)。私設有。哨兵嚮導設定有。長度大概中篇。吧。

 

 

 

 

 

 

 

 

「哎博遠,聽說等等葉神就要到藍雨來了,你要去看嗎?」徐紹洋拉住剛完會,即將離開的許博遠。

 

許博遠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人,「葉神……那是誰?」

 

瞪大了眼睛,徐紹洋不可思議地回道,「你不知道?葉神就是聯盟最強的第一哨兵,葉修阿!」

 

……葉修?

 

「兄弟,你別跟我說,你真的沒有聽過這號人物阿!葉神這響噹噹的名號,可是聯盟裡的哨兵傳說阿,就算兄弟你是個嚮導,不知道他的戰績功名,至少也該聽過吧?」徐紹洋看著眼前依舊滿臉困惑的人,激動的說著。

 

「紹洋,我真不知道這是誰啊。」一頭霧水的回答,許博遠滿心疑惑,但卻覺得莫名的慌,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他心底敲打,嚷嚷著要出來一樣。

 

「那你跟我去看吧,等等直升機一到,你就可以親眼看見本尊了,一起去見識下聯盟第一哨兵的風采吧。」徐紹洋再次邀請。

 

「不、不了……我等等還有事,你自己去吧。」說完,許博遠像是要掩飾些什麼,轉身快速的離開了會議室門口。

 

「……搞什麼啊他?」徐紹洋站在原地,看著那個迅速離開的背影。

 

 

 

 

許博遠快步地行進在走廊上,覺得現在的自己不大好。

 

事實上,在今早起床時,他就覺得自己的有點怪怪的,不太正常,覺得心很慌。他壓下這股念頭,說服自己沒事,讓自己表現的就跟平時一樣。

 

但就在剛剛聽到徐紹洋提起那個聯盟第一哨兵時,早上那股心慌的感覺卻又不受控制的冒了出來。

 

他對葉修這個名字,是真的沒有什麼印象,他不記得自己見過,或是聽過這個人。

 

只是他也沒有辦法去解釋,解釋為什麼自己在聽到這個名字後,會覺得心慌,像是他忘記了什麼一樣

 

他是失憶過沒錯,即使一直都有持續的接受聯盟的治療和心理輔導,但很不幸地直到現在,他都還是沒有想起那段被他遺失的記憶。

 

雖然從半年前起,他受傷失憶後的每一天,都是從溺水的惡夢中清醒,也一直想不起他忘掉的記憶,還有被他忘掉的那個人,那個他覺得是他的哨兵的人。

 

每當他問起周遭的同事和好友,他是不是曾經有和哨兵結合過,他們卻總是搖搖頭地跟他說沒有啊。只是他們自己也無法解釋,為什麼許博遠身上信息素,會是屬於一個已結合嚮導的信息素就是了。

 

而許博遠曾經向上級請示,詢問他忘掉那段記憶裡,到底是去執行什麼任務,跟誰去的、在哪裡、做些什麼,但總是得到一句這是機密,不能說。

 

幾次之後,他也不再向上級問起這件事,只是把它默默的放在心裡。

 

在出院的幾個月後,他有時會從精神連結那邊,感受到一些情緒,愉悅的、興奮的、悠閒的都有。

 

有時自己情緒波動大了,對面還會回傳些帶有安慰意圖的情緒過來,安撫許博遠的情緒。

 

雖然那些感覺很遙遠,而且也不是很清晰,但許博遠還是會打從心底高興,因為那代表自己的確有個和他精神結合的哨兵,只是他忘了他,忘了屬於他們的回憶。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許博遠仍舊沒有回想起那段記憶,屬於他和他哨兵的精神連結,也一天天的淡去。

 

不管他再怎麼傳遞些訊息過去,也得不到回饋了,只剩下一點點若有似無、即將消散的虛弱連結。

 

思及至此,許博遠的腳步慢了下來,低垂著頭,臉上的表情黯淡。

 

也許他和那名想不起來的哨兵的緣分,也將隨著逐漸消逝的連結而散去。

 

總覺得那樣的話,會有些寂寞阿。他悵然地想著。

 

 

 

 

有人在跟著他。

 

許博遠意識到這件事時,腳步聲由小轉大,已經走到了他身後十幾公尺。

 

正當他要轉頭察看是誰時,身後的人卻早他一步開口了。

 

「小藍。」

 

那聲音聽起來有種慵懶的感覺,就和每次他在夢境的結尾所聽見的聲音相同。

 

就和那句「小藍,要好好活著阿。」,一模一樣。

 

許博遠驚愕的瞪大了眼睛,他能感受到體內的連結開始跳動了起來,那個他一度以為,將隨著時間慢慢消失的連結。

 

那個人,那個哨兵……那個和自己精神結合後,被自己給遺忘了的哨兵,現在就在他的身後,叫著他。

 

他發現自己的心忽然跳的很快,耳朵裡所聽到的,滿滿的、都是自己的心跳聲。

 

但在意識到這些後,他卻不敢回頭,回頭看看那個他幻想了很久的哨兵。

 

那個他朝思暮想的哨兵。

 

於是他再次邁開了腳步,用比原先更快的速度,想要逃離這個地方,越遠越好。

 

「哎小藍!」看到他要走了,身後的人著急的又叫了一聲。

 

不要再叫了,小藍是誰,我不知道什麼小藍,誰是小藍!

 

許博遠覺得現在的自己好亂。

 

「藍河!」

 

我也不知道什麼藍河,藍河不是我!

 

心跳得很快、很慌,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他還沒做好準備去面對,即使是那個他好奇又想念的要死的人。

 

「喂等一下!你別走!」

 

他臉色發白,拳頭握的死緊,冷汗不斷的冒了出來,只是低著頭死命的向前快走。

 

「許博遠!」

 

許博遠停下了腳步,在原地不住的顫抖,相認的恐懼襲上了他的心頭。

 

明明是想見了很久的人,明明是思念了很久的人。

 

而那人現在就在自己的背後,追著自己。

 

但他卻感到害怕,怕得發抖。

 

在夢境裡所感受到的溺水的感覺,又悄悄的爬到了他的身上。

 

他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片深不見底、看不見光線的深海中,冰冷的海水包圍住他的身體,壓的他喘不過氣、無法呼吸。

 

恐懼布滿了他的雙眼,胸膛不停的上下起伏著。

 

他沒有辦法呼吸,他又溺水了。

 

沒有發覺從連結對面傳來的擔心,許博遠陷在自己的世界裡,眼睛所看到的景象變的冰冷且黑暗,全身上下都繃得死緊。

 

然後,在模糊的視角裡,他隱約看見一雙手,穿過他的腰間,交疊在他的腹前,把他摟在了懷裡。

 

真是一雙好看的手。許博遠迷糊地想著。

 

在兩人身體接觸的瞬間,原本薄弱到快消散的連結,突然開始膨脹、壯大了起來。

 

許博遠變得能清楚的感受到對面的情感。

 

有點疑惑、膽心,但又有些興奮喜悅,最後是一股讓他熟悉的安穩感。

 

是他,真的是他。他激動地想著。

 

許博遠隱約的看見,似乎有什麼東西,從他的臉上,滑落到了那雙好看的手上。

 

接著他感覺到一股重量感從他肩上傳來,身後的那人將他的下巴靠在了他的肩上。

 

有一股淡淡的煙草味,傳進許博遠的鼻腔裡。

 

他嗅了嗅,發覺自己竟然很懷念這個熟悉的氣味,明明他很討厭人抽菸的。

 

眼睛感到酸澀,連帶著鼻腔一同。

 

然後他聽見那個人就著現在曖昧的位置,輕輕地覆在他耳邊說著:

 

「小藍,我回來了。」

 

有些低沉的嗓音就這麼傳進了他的耳裡,許博遠張了張口,卻發現自己竟發不出聲音。

 

他轉過頭,視線模糊的看著那個就這麼慵懶的靠在他肩上的人。

 

「……啊恩。」只發出了一個意味不明,哭腔很重的聲音。

 

隨後他聽見那人發出了一聲輕笑。

 

將頭湊向了他,緩緩的,交換了個淺淺的吻。

 

真好。他心想。

 

許博遠發現自己好想念好想念這個人。

 

半年來都是。

 

但他卻忘記了這個人,忘記那熟悉的嗓音、熟悉的煙味、熟悉的身形。

 

忘記這個人曾經帶給他的安心、安穩,還有安全感。

 

他忘了這一切,但那人卻沒有忘記他。

 

他依舊記得自己。

 

即使他忘了他,迷失在生活裡,但他卻還是待在原地,等他回來,不離不棄。

 

真好。

 

許博遠覺得那股溺水的感覺又冒了上來,他又開始無法呼吸了。

 

只是這次,他卻覺得會沒事的,因為有旁邊的這個人在。

 

他將緊繃的身體向後倒,靠著身後那人的胸膛上,感受著那人上下起伏的胸膛、溫暖的體溫。

 

再次張開口,嘗試說出些什麼。

 

他看見那人溫柔的笑著,鼓勵般的看著他。

 

「……葉修。」

 

然後他發出含糊又黏膩的聲音,叫著那個人的名字。

 

只見那人臉上的笑容再次加深了。

 

連溫柔的微笑,都可以笑出嘲諷感的,大概也只有他了吧。

 

許博遠恍惚的想著。

 

他的哨兵,葉修。

 

 

 

 

 

第一部完

---------------------------------------------------------------------------------------------------------------------------------------------------

 

痾那啥…………忙了一個月回來,我也不記得中間發生什麼事情了ˊ_>ˋ


评论(8)
热度(18)
© 哪哪哪哪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