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760166 (一)

【全職高手】二次衍生創作文。

葉修╳藍河(許博遠)。私設有。哨兵嚮導設定有。長度大概中篇。吧。

 

 

 

 

 

又來了。

 

他恍惚地想著,就像過去無數次體驗到的那樣。

 

身體漂浮在半空中,輕輕的被托著。閉上眼睛,他放鬆身體,慢慢的感覺著周遭的環境。先是一絲冰涼穿透過他的皮膚,刺激了他的觸覺神經,使腦內產生冰冷的感覺。

 

接著他全身上下都被徹骨的冰冷感所包覆著,一層又一層的,包裹在他的身上。他試著動動手指,只是早已凍僵到只能微微彎曲的地步。

 

恩,果然自己又回到了同樣的地方呢。

 

然後他祈禱般的張開眼睛,卻和沒有張開所看到的相同,就像他預料的那樣。

 

放眼所見,全是一片無寂的黑暗世界。

 

他看不見任何的東西,眼睛接收不到一絲光線,他感覺自己身處在一片冰冷黑暗的海洋之中。耳朵裡傳來的,盡是類似海浪拍打的聲音,一波又一波的拍打著他的耳膜,傳進他的腦海中。

 

他有些絕望的再次試著移動身體,卻沒有成功。

 

無法前進或是後退,他只能任由海流將他帶走,隨波逐流。漂浮在海水中,他無法離開,也無法逃離這片海洋,就像是被某種巨大卻不具實體的怪物給掌控在手心。

 

無邊無際的海洋裡,只有他一個人。也只會有他一個人。

 

他寂寞地想著。

 

但這裡原來,是不是還有那麼一個人,在陪著他呢?

 

每當意識到這一步時,海水就會像是有意識般的,察覺到他的想法。並進而更加用力的,用最刺骨的海水,包裹住他的全身。不斷地用一次次的壓力,堆疊在他的身上,擠壓得他喘不過氣,無法呼吸。

 

胸膛無助的大力起伏著,他像頭被困盡的野獸般用力的掙扎,試圖抵抗這股莫名的壓力。

 

但屢次的失敗,卻只是讓他瘦小的身體,顯得更加虛弱無力,折就斷、碰就碎。他拼命扭動擺動的雙手雙腳,縱使不停的揮舞著,卻也無法揮開這令人無法喘息的壓迫感。

 

於是想放棄抵抗,想從善如流的依著海流的移動逃離,卻反而被識破、被緊緊的束縛在原地無法離去。

 

什麼人都好、什麼人都行,救救我!拜託救救我!

 

他張開口,想要大聲的呼救,掙扎再掙扎。

 

即使是在這片沒有任何人,只有自己的海洋,他也想試著求救,而不是逆來順受的被擺佈著。

 

但每每就在要發出聲音時,卻總是有那麼一雙手出現,不知何時的、悄悄覆上了他的脖頸處,並緊緊掐著不放。讓原本因為海水的擠壓,而很困難的呼吸,變得更加的艱難,連帶著他的處境一同。

 

肺部的壓力越來越大,無法呼吸到空氣的他,腦袋裡更是混亂成一片,無法思考。

 

下意識的想張開嘴巴呼吸,卻只是讓冰冷的海水不斷的從他毫無防備的口腔、鼻腔裡灌入,侵入他的食道、他的氣管,灌滿他體內的任何一絲縫隙。讓被海水壓迫的沉重身體,變得更加沉重,由外到內四面八方的向內擠壓。

 

不行,又要溺水了……。

 

他無法阻止瘋狂向他體內湧入的海水,只能無力的接受、承受著。

 

但就在他的意識要被海水滅頂前,原本混亂的腦海,卻突然有那麼一刻,變得清晰起來。那時的他,莫名其妙的想到那個人,那個他在幻想中,一直覺得、有這麼一個存在的人。

 

只是如果真有那一個人的話,那為什麼那個人沒有來找我呢?

 

更重要的是,那個人……是誰?

 

在腦袋死機前,他恍惚的想著。

 

接著便失去了意識。身體不斷的向下沉,最終消失在一片黑暗的海洋中。

 

海水的潮流依舊不斷移動著,帶著徹骨的寒冷,密布在整個空間裡,又逐漸恢復平靜。

 

 

 

 

許博遠猛地從床上坐起身來。

 

像是剛從水裡被打撈上來,他額上密布著一絲絲的冷汗,被汗水浸溼的瀏海一條條的緊貼在上,臉色不住的蒼白,大口呼吸著空氣。汗水浸濕了他的睡衣,背後溼了一大片的黏在了他身上。

 

剛從惡夢中回來的他,整個人到現在還未完全清醒。茫然的雙眼裡充斥著艷紅的血絲,眼下掛著一層淡淡的青黑色。嘴巴無意識的張開,快速的喘氣著,他還沒從夢裡的溺水狀態中清醒過來。

 

片刻後,他眨了眨眼,呼吸逐漸平穩,不再大口的喘著氣。他下意識的用右手撫上了他左腕的血管處,感受著那裡一跳一跳的脈搏,接著才清醒過來,回到了他在現實裡的起居室,而不是那片可怕又冰冷的海洋。

 

在他因為執行任務而受傷,失去記憶後的這三個多月後,他又夢了一回那個不知道已經夢過多少次的惡夢了。那個溺水的惡夢。

 

夢裡的他,總是毫無預警地出現在一大片海洋裡,在那個世界裡,沒有任何的人存在,只有孤身一人的他存在那個冰冷的空間中。

 

再來的後續亦同之前每一次夢過的情景,當那時的他想到了什麼東西時,海水就會突然以猛虎過江之勢,鋪天蓋地的將他給淹了個徹底,讓他無法掙扎、無法呼吸。

 

最後就這麼束手無策的溺死在海水裡。

 

這三個多月來,他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相同的惡夢中,在每次的夢境裡,他都記得那冰冷黑暗的海水讓他感受到的絕望與恐懼,還有被海水吞沒溺斃的窒息感受。

 

他唯一不記得的是,在夢中的自己究竟是想到了什麼,才會導致原本還算平靜的海洋,突然拼命的開始排斥他這個外來體。

 

滿心的疑惑在當初第一次夢見時,便深深植入他的心中,而後一次又一次的夢見與忘記,並沒有讓已經開始習以為常的他,就此放棄尋找解答,相反的,他變得更加執著。

 

他用右掌搓搓左腕,感覺腕上那一長條的醜陋疤痕,就在他手掌下被搓來搓去。這道疤在當初劃下去的時候,讓他大量失血休克,差點死亡。

 

夢中的自己,到底是想到什麼了呢?

 

他抱著淡淡的疑惑,用手揉揉已經汗濕的髮,掀開身上的薄被子抬腳跨下了床。踏上室內拖後,他先是走到衣櫃前,拿了換洗衣物,接著緩緩地走進浴室裡梳洗沖澡,開始新的一天。

 

這是在三個多月前,那場讓他重傷失憶的任務後,許博遠日常生活的開始。

 

 

 

 

 

---------------------------------------------------------------------------------------------------------------------------------------------------

 

結局已經寫完了,正在把中間補完的路上。


评论
热度(16)
© 哪哪哪哪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