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藍色的點點

【全職高手】二次衍生創作文。

葉修╳藍河(許博遠)。已交往、未同居設定有。

 

 

 

 

「葉修!你到底行不行啊?」藍河看著葉修盯著玻璃另一頭的東西幾秒後,又再投下了一枚硬幣。

 

「當然行啦,看哥的,一邊等著阿。」葉修沒有回頭,只是專注的操縱著機台上的搖桿,等著半空中的爪子移動到他想要的位置後,用另一隻手按下了抓取的按鈕。

 

那是一隻身上有很多深藍色圓點點的、淺藍色的小熊娃娃。

 

 

 

 

許博遠出差了。

 

他目前在藍雨戰隊所在的俱樂部裡的網游公會工作。在榮耀這款網遊裡,他們的公會是赫赫有名的藍溪閣,負責刷副本、搶BOSS身上的材料,並將這些材料上繳到俱樂部,提供他們的後勤人員去開發戰隊角色身上的武器跟裝備。

 

許博遠是藍溪閣公會裡的五大高手之一,在神之領域的大號ID是藍橋春雪,而他同時也是藍溪閣在第十區伺服器的公會會長,小號的ID叫做藍河。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第十區同時也是葉修在被迫退役後,帶著許久之前的帳號君莫笑回歸的新區。

 

許博遠碰巧趕上了榮耀大神在網遊裡虐菜生活的第一線。過了一段為了請大神幫忙刷副本記錄,而拼命刷大神指定的材料的悲慘生活。

 

而這次他會出差,是因為他們公會的繞岸垂楊又開始找他麻煩了。

 

之所以是說又,是因為繞岸垂楊找過他很多次麻煩。最大的那次,他把事情鬧大鬧僵了,公會會長春易老找了許博遠去第十區開荒,就任藍溪閣在第十區的會長,為了公會裡的和氣避避風頭。

 

而這次他又來了,像是得不到糖的孩子,以為拼命的吵著鬧著,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殊不知人家只是怕他吵,而不是因為他值得得到。

 

所以在春易老找上他說這事的時候,許博遠爽快的答應了,就當是半休假半旅遊吧,反正他這次出差的地點是H市,是葉修在的城市。

 

要知道異地戀談感情也是很辛苦的!

 

於是在聯絡葉修說了這事之後,許博遠快樂的踏上前往H市的旅程。

 

 

 

 

「所以你就帶我玩這個?」許博遠跟葉修站在遊樂場的門口朝裡看。

 

他在完成工作上的事後,便打車去了興欣戰隊找葉修,只是沒想到葉修在出來後,卻帶著他左轉右拐的,來到了一家遊樂場的門口。

 

許博遠有點難以置信地看著葉修,久未見面,葉修看起來又更頹廢了一點。嘴上叼著一根菸,虛胖的臉上透著長期待著室內的蒼白,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悠閒懶散的氣息。

 

難得的約會,就要這麼在遊樂場交代了嗎?

 

「咳,哥每天都在為榮耀的事情奮鬥,哪有空出來玩啊?更何況我們兩個大男人出來約會的,你還想像個姑娘一樣上街買衣服走到腳軟、提東西提到手痠嗎?」葉修皺眉。這家遊樂場還是很久以前,蘇沐澄要他陪她來的。

 

「……」如果可以,他還真想。至少浪漫點。

 

「走啦,別磨磨蹭蹭的。」葉修雙手搭在許博遠的背上,就這麼一路把他給推進去了。

 

 

 

 

進去遊樂場後,各式各樣的遊戲機器一排排的陳列在他眼前,嘈雜的背景音樂不要錢的一直鑽進他的耳朵。

 

有運動競技類、槍械射擊類、格鬥快打類、音樂節奏類的遊戲,也有投籃機、娃娃機的類型。不大的遊樂場裡應有盡有,塞的滿滿的都是遊戲機台。

 

他和葉修一台又一台的接著玩下去,看著每台機器上最後的成績,許博遠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一門精通、樣樣都精通」。

 

凡是考驗反應和手速的遊戲類型,不管是開賽車、打太鼓、射擊異形生物,葉修的成績都比他好,還有幾次不小心破了該機台的最佳紀錄。

 

但如果是運氣類或者運動類型的遊戲,許博遠就能跟葉修拚個不相上下,或者是把他甩出一條街遠。像是抽牌玩拉霸,或是投籃機跟打地鼠。

 

尤其是打地鼠,也許葉修反應的過來,但他一個平常都沒再運動的人體力有點差,打地鼠打得不夠快,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地鼠出現,然後帶著嘲笑的聲音退回洞裡。

 

而許博遠靠著他年輕幾歲的優勢,在需要體力配合的遊戲機台上,就這麼狠狠的輾過葉修。

 

每當他贏了一次,他就會回頭用得意的小表情看看葉修,驕傲的好像他剛剛搶了興欣的BOSS,幫藍溪閣報仇了一樣。

 

葉修看著許博遠失笑,只是覺得這樣的他,看上去特別可愛。

 

 

 

 

就在兩人征戰過所有的遊戲機台一輪後,走到了尚未來過娃娃機區,決定帶個紀念品回去。

 

葉修跟在許博遠的身後,陪他繞了一圈,最後看著他停在一台有著十來隻小熊娃娃的機台前面。

 

「小藍阿,看上這個了?」葉修問著。

 

那是一台專放小熊娃娃的機台,大約有十來隻,有粉紅色、綠色、紫色和藍色,每隻熊的身上都有點點,以該顏色較深的為底,較淺的顏色則成了點點,平均散布在每隻熊的身上。

 

它們的所在地點分成兩大區,圍繞在洞口豎起的塑膠板旁,還有離洞口最遠、靠在機台牆壁上的地方。這一看就是擺放了有一段時間的機台,因為中間的娃娃都被人給夾走了。

 

夾的人先把娃娃拖到洞口往上豎起的塑膠板當底,在把想要的娃娃拖到那些用來當底的娃娃身上,之後再輕輕一推,娃娃就會輕易地越過塑膠板,直直的往洞口下掉。

 

葉修看著機台內部娃娃的分布情形,如此想著。

 

不過這也不是最難釣的,好歹還有剩洞口那一圈可以試試,要是各個都待在後方的牆壁旁,光是把第一層墊底的娃娃給擺好,估計就要花上不少錢了,更遑論等等還要再拖第二層想要的娃娃。

 

「不,我就是覺得它們身上的點點,一點一點的長在身上,好像長霉一樣,特別好笑。」許博遠盯著那些娃娃這麼說著。

 

葉修沉默了下,這什麼理由,但他卻說了句:

 

「行阿,你要什麼顏色的,哥釣給你。」

 

隨後翻翻口袋,卻發現他們剛剛玩過一輪後,現在只剩下五枚硬幣可以用了,而娃娃機一次就用掉一枚硬幣,所以他只有五次機會。

 

五次嗎?也就差不多吧,差不多可以釣到的次數。

 

「哎哎我就是覺得它特別好笑,沒說我想要阿。」許博遠連忙跟葉修解釋。

 

「嘖嘖,既然藍河大大都誇了它特別,那就非釣不可了啊。」葉修看著許博遠這麼說著,那張總是讓人感到嘲諷的虛胖臉上帶著笑,像是在說我想釣就釣的到一樣。

 

這次換許博遠沉默了,「好啊那我要藍色的。」

 

他伸手比了下櫥窗內的小熊,很不巧的,那一圈圍著塑膠板的墊底小熊中,只有一隻是藍色的。更不巧的是,那隻是離他們兩人最近的一隻。

 

也就是說,那隻藍色的小熊是貼在玻璃上的小熊,離爪子的攻擊範圍大概超出半個身位格左右。

 

葉修盯著目標物的藍色點點小熊,感到有些棘手。

 

看來只能先用爪子的邊邊把熊給弄出來再說了。葉修一邊想著,一邊投下了第一枚硬幣。

 

 

 

 

許博遠看著身旁的葉修在研究了一下小熊的位置後,伸手投下了第一枚硬幣。他倒要看看葉修是要怎麼用五個硬幣,抓到那隻就緊貼著玻璃的熊。

 

一開始,他以為葉修應該會直接去那隻熊的上方,看看能不能抓到什麼邊邊角角之類的,因為有限時間的關係,越早到就有越多時間可以瞄準。

 

結果沒想到葉修居然沒有移動爪子,而是先讓爪子就這麼在原地亂甩亂晃。

 

「喂喂你這是在幹嘛呢?抓不到也不帶這麼自暴自棄的吧。」許博遠趕忙出聲阻止。亂甩爪子最好是釣的到啦。

 

「你懂什麼,哥這是在調整角度阿。」葉修專心的看著爪子,等到他要的角度後,在規定的時間內,連忙移動它去熊的上方,之後再微調一下,等時間到了爪子自動放下來為止。

 

那隻熊背躺在牆壁邊,從葉修他們這邊看,頭靠塑膠板的右邊,腳對著機台右邊的牆壁。從熊的中心點橫切的水平線來看,它頭上腳下,從左上方橫著斜到右下角。

 

而剛剛葉修調整爪子的角度,就是為了讓爪子的三根鉤子可以呈現一個倒三角的情況,也就是一根鉤子在熊的跨下,一根在熊的左腳外側,另一根在熊的左腰旁。

 

最大限度的利用了爪子可以勾到的最遠距離,一次就把熊給釣起來,移動到可以離開牆壁的最遠距離。這就是葉修的目的。

 

許博遠看著那隻熊在起來後,貼著它隔壁靠在塑膠板的鄰居身上,移動到了它鄰居的旁邊,也是隔著它鄰居,待著洞的右邊中間位置。

 

他覺得這就是一次幸運的勾到邊,抓到熊的腳而已。抱持著這種心態,他看著葉修在思考過後,又投下了第二枚硬幣。

 

葉修這次沒有再甩動爪子了,他用他的手操縱著搖桿,直接將爪子移動到了熊的上方。熊在剛剛的移動後,變成了頭下腳上的直躺。

 

他這次瞄準的,同樣是熊的腳,只是從左腳變成了右腳。隨手壓下夾取的按鈕後,爪子向下移動,但葉修卻比按下按鈕前,還要更加專注了。

 

許博遠在一旁看著葉修專注的表情,心裡覺得奇怪,這爪子都下去了,為什麼葉修反而貼的離玻璃更近了,難道靠眼睛盯著看就可以抓到嗎?

 

他全然沒有注意到葉修那隻依然搭在按鈕上的右手,在爪子下降到要他的程度後,又快速的在按了第二下,提早收爪。

 

 

 

 

在娃娃機的設定裡,大多數都有著第一下往下降,第二下夾取的設定,只是大多數人都是等爪子下降到底,不能再下去之後自動收爪的夾取,他們不知道有這項功能。

 

提早收爪的好處就在於,每個放置在娃娃機裡的夾取物大小不一、形狀各異,有的是熊,有的是貓、是兔子、是長頸鹿,還有一些是夾方形的塑膠殼什麼的。

 

每個夾取物都有它們各自的重心所在,像是葉修他們眼前的坐姿小熊,重心就是在屁股和頭之間轉移,這要看它當時的身形位置擺放決定。

 

而提早收爪就意味著,當今天在你面前的夾取物的重心較低,提早收爪可以夾到的位置較高,爪子感受到的重量感就會減少,夾起來後的失力時間也較慢,那麼可以停留在空中的時間就會久一點,可以移動的距離就會多一些。

 

在經過一次移位的藍色點點熊,在剛剛是背朝下、仰躺在地上的姿勢,所以他的重心自然就會在它貼著地上的部分。

 

葉修讓爪子在下降到可以抓住熊的右腳,而不會滑掉失爪的程度後,就按了第二下讓它提早收爪,減少爪子的相對重量感,增加移動位移。

 

這第二次的移動,直接讓熊到了圍著塑膠板的洞口的直角處,也就是洞的右上角部分。

 

它的屁股正對著直角的尖銳處,卡在了直角兩邊的小熊中。

 

 

 

 

「哎你怎麼釣的,它這樣剛好卡住了,接下來要怎麼出來啊?」許博遠看著葉修,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這不是卡住,這是哥特意要讓它在這的,就是要在這個位置,這熊才釣的到。」葉修看著一旁質疑的眼神,擺出專家的姿態。

 

「少來,我看你吹的吧。」許博遠鄙夷。

 

「剩下的三次機會,哥要是釣到了怎麼辦?你親我一下?」葉修笑著回問。

 

許博遠看著眼前葉修囂張自信的神態,剛剛的懷疑又動搖了起來。

 

雖然葉修整個人慵懶散漫又懶惰,但在榮耀裡,可一直都是個說話算話、說到做到的主,這點從他們藍溪閣和葉修在網遊裡做的交易中,就可以看的出來。他說要幫他們刷副本紀錄,就刷得出來,紀錄要是被搶了,那就再刷回來,言而有信。

 

只是當他又回頭看了看那熊現在的位置,覺得還是不太可能的吧,那熊剛剛好卡在了兩隻熊的中間,爪子在抓熊的時候,一定會碰到兩邊的熊,一起夾起來,然後一起掉回原位這樣。

 

許博遠兩相考慮了下,「行阿,你釣到了我親你一下。那要是你沒釣到呢?」

 

「那有什麼問題,我親你一下唄。」葉修笑得更開心了。

 

看著葉修自信的臉,許博遠臉紅了、給氣的。這交易怎麼聽起來都是他吃虧阿。

 

「滾滾滾滾滾!你給我繼續釣阿,沒釣到今天就這樣了!」許博遠氣急。

 

「哪樣阿?」葉修懶洋洋的回問。嘖嘖,藍河每次生氣,就會口出亂言。

 

「就這……這樣我就回旅館了!」他楞了一下,想到才繼續接著說。

 

「恩,也是時候該吃飯了。」葉修抬頭看了一下遊樂場的時鐘,「行了,我接著釣阿。釣到了記得親我啊,我可以犧牲一下。」

 

「……!」許博遠啞口,但隨即冷靜下來了。他看著葉修又從口袋裡拿出第三枚硬幣,在瞄了下裡頭後,將硬幣投進了投幣口。

 

這次他特別認真地盯著葉修的所有動作,他想知道在葉修這個榮耀大神自信的背後,是不是有什麼玄機,或者是什麼大絕招之類的。畢竟榮耀跟娃娃機是兩碼子不相干的事,沒道理他榮耀玩得特別好,釣娃娃也就特別厲害啊。

 

 

 

 

當硬幣第三次投下後,葉修又像第一次一樣,快速的甩起了爪子,到了他想要的角度,移到了熊的上方,開始微調。

 

只是這次葉修微調的時間比上次要久了一點,爪子前前後後的移動著,似乎都還沒有到他想要的位置。許博遠在一旁看的緊張,時間就要到了。

 

最後在還有兩秒的時候,爪子到了葉修想要的位置後,便停止不動、等待下降了。這次葉修沒有提早收爪,而是讓爪子直直地落在熊的脖頸處,兩根鉤子搭在肩膀旁,一根在胯下。

 

不過爪子的位置似乎有些偏左,而不是在熊的正中間,所以爪子抓起熊再放下後,熊頭朝下的,斜斜的靠在了左手邊的熊身上,也就是洞口正上方的熊身上。

 

看著葉修接連三次的看似詭異,但實際上卻讓熊一步一步離洞口更近的作戰,許博遠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開始思考榮耀跟這到底有什麼關聯性。

 

正當他要開口表示些什麼的時候,只見葉修又飛快的投下了第四枚硬幣,像是他早就知道第三次結束後,熊會擺成這個樣子,一切都在他計畫中的感覺。

 

第四次的開始一樣是甩爪,然後移到熊到上方開始微調。

 

許博遠有些楞神的看著玻璃內爪子的動向,不知不覺地將視線轉到了那雙操控著搖桿和按鈕的手上。

 

葉修的手很漂亮,修長又白皙,指甲剪的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就電競選手的標準來說,他保養得非常好。

 

身為榮耀大神,葉修有的就是這樣的一雙手,在網遊虐菜、把大家虐的要死要活的同時,在比賽裡又靈活的打出一套又一套的戰術、挑贏一個又一個同是電競選手的大神。

 

而也就是這樣的一雙手,在離開了滑鼠和鍵盤後,到了娃娃機前,靈巧的操縱著搖桿移動爪子,為了一個他說長的特別好笑娃娃努力奮鬥中。許博遠忽然有點感動。

 

爪子降落、提前收爪,這次那隻藍色點點的熊爬到了它剛剛靠著的隔壁鄰居身上,讓它墊底、自己成為了第二層的熊,離洞口只有一步了。

 

 

 

 

許博遠還在恍神中,他看到葉修轉頭瞄了他一眼,像是在說你快準備好親我吧。然後他就看見葉修再次投下了一枚硬幣,最後的第五枚硬幣。

 

在經過前面四次的移動後,熊的下半身躺在隔壁鄰居和洞口的塑膠板上,上半身的頭有些懸空,下面是它剛剛躺過的直角處。

 

許博遠認為,等等葉修應該會像前面幾次一樣,瞄準熊的腳,直接把它抓到洞口的上方,然後就這麼掉進洞裡。

 

但當他將視線移到在熊上方的爪子時,卻發現爪子的位置比他想像中的、腳的位置還要再靠後一點,也就是離洞口再遠一點,就這樣下去的話,估計要落在熊頭的附近吧。

 

他連忙開口,但就要來不及了,「喂葉修……」

 

然後爪子就這麼落下去,在熊的頭上方,只能把大概一半的熊頭給納入範圍內吧。

 

這樣就抓不到了啊。許博遠在那一瞬間有些可惜的這麼想著。但他沒有看見葉修在爪子落下時,嘴邊勾起的,勝利的微笑。

 

爪子的其中一根鉤子落在了熊臉上,剩下的兩根則直接略過了熊頭。

 

由於葉修沒有按下第二次的夾取鈕,所以爪子繼續向下移動,熊的上半身因為在熊臉上的那根鉤子,而微微向下傾斜。

 

只是當熊受到爪子的影響時,爪子本身也同樣受到了熊的影響,它從原本三根鉤子平行、垂直落下的狀態,變成一根在上、二根在下的傾斜狀態。

 

而在爪子觸地時,竟然變成了以橫倒的姿態、剛好夾住熊頭前後的情形。

 

接著爪子向上。

 

當熊的上半身因為爪子的向上,逐漸從原本相對較低的位置到偏上一些時,熊的下半身便開始有滑下洞口的徵兆。

 

熊的下半身從本是靠在塑膠板上的部份,開始向下滑。因為塑膠板的阻力比起小熊娃娃的毛皮來說,小太多了。

 

而爪子還再繼續向上,熊的上下半身相對高度越來越大,那股向下的力量也越來越強。

 

最後爪子失力,有著藍色圓點的熊,就這麼滑進了洞底。

 

在一旁目睹全程,思路像是跟著過山車一同高低起伏的許博遠,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他驚訝的呆立在原地,看著葉修在釣到娃娃後,彎腰蹲下,打開取物口的蓋子,伸手將裡面的藍色小熊給拿了出來,遞到了他的身前。

 

他先是看著那隻小熊,再順著熊向前看,先是手,再來是人。

 

就是這雙手讓他恨得要死要活,又愛的要死要活。

 

那人呢?對於擁有這雙手的主人呢?

 

許博遠看著那個笑的一臉嘲諷的人,向前跨了一步,然後親了上去。

 

恨的要死要活吧?

 

大概。

 

 

 

 

 

---------------------------------------------------------------------------------------------------------------------------------------------------

 

第一篇葉藍,希望沒有OOC的太嚴重阿。

我一直覺得藍河是那種跨第一步會覺得很困難很猶豫,但是第二第三步就會蹭蹭蹭的往你頭上爬的類型。在原作裡,他在前期中期都是把葉修當大神看待的,恨的牙癢癢但又打從心底佩服尊敬,但在他和葉修熟起來後,反倒是變成隨口就來五個滾字的關係阿,會讓人懊惱原來那個害羞的小藍河去哪兒了。他和葉修的未來,一定是家暴組,沒跑的。不過就是這樣傲嬌的藍河,反而讓人覺得更加可愛了阿。

另外其實我也就想幫我家的熊伸張下正義這樣,難得回家一趟,就順手在家附近的娃娃機釣到了這隻熊。結果拿回家送我媽,她居然嫌它全身藍點點的好像發霉一樣,整個超嫌棄的。於是我就不小心爆字數,把原本只想略提一些過程的文,寫成紀實文,再寫成心得分享文了OTZ

希望看的人不會嫌多了很多冗長的部分這樣,不過也還好長歸長,原本想的東西大部分都寫到了。剩下的也許會有後續補齊吧?大概。


评论(16)
热度(34)
© 哪哪哪哪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