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黃】喀擦

【全職高手】二次衍生創作文。

喻文州╳黃少天。

 

 

 

 

「隊長隊長、快看這邊!」

 

喻文州走在藍雨戰隊總部的走廊上,正要向左拐的時候,突然聽見黃少天的聲音出現在背後,大聲地叫著自己。

 

猛一回頭,眼睛卻被光線給閃了一下,還帶著「喀擦」的一聲,他瞇了下眼睛想減輕剛才被閃到的刺痛,隨後看了下身後的那人。

 

黃少天正一臉興奮的確認著自己剛才抓拍喻文州後、手上相機的畫面,嘴上還念念有詞地說著:

 

「太好了!這次是有點嚇到愣住的表情!」

 

喻文州失笑。

 

 

 

 

不知道為什麼,黃少天最近迷上了照相這件事。

 

手上總是抓著相機不離身,脖子上還套著相機專用吊環,方便攜帶也防止相機掉落的可能,全身上下透著一股專業抓拍的氣息。

 

原本特別多話、喜歡吵鬧的黃少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手上抓著相機、伺機而動的機會主義者黃少天。

 

他隱沒身形、遊走在眾多場合的角落裡,等著一個又一個機會出現,然後在最佳的時間點和角度現身,釋放手中的快門,抓拍他想要的畫面。

 

而最一開始發現這件事的是喻文州。

 

那時的他老是覺得自己的背後似乎有人跟著,不管是在總部他們訓練的地方,還是在他們休息的宿舍裡都有,但每當他猛一回頭,或者是繞到可以看見身後的玻璃、鏡子附近,卻都沒有看見人影。

 

但如果沒有人影那也就算了,不久後,喻文州開始瞄到一閃而逝的白光,還有令人感到詭異的笑聲,哼哼哼哼的遊盪在走廊間,有時還有回音的加乘效果出現。

 

套句接在喻文州後,也開始被跟蹤的鄭軒的話:

 

「真是壓力山大啊!」

 

身為戰隊隊長的喻文州,其實本應立刻上報俱樂部這件事情的,只是那時有另一件事同樣在困擾著他。

 

他覺得,黃少天最近好像在躲著他。

 

在戰隊裡交情一向友好的他們,在平日的訓練之餘,常常會一起結伴行動。早中晚的飯點一起用餐不說,他們還會一同上街採購日常用品,報章雜誌或是新的遊戲片什麼的。

 

只是最近的黃少天總是早出晚歸,一大早還沒吃早飯就消失不見蹤影,然後踩著日常訓練的點來進行訓練,結束後又立馬離開訓練室。喻文州看著吃飯的桌子對面空空如也,都不知道嘆了多少口氣。

 

在疑惑於黃少天的舉動幾天後,喻文州忍不住在聽見黃少天夜歸回房的聲音後,走到了黃少天在宿舍的房間門前。

 

他盯著眼前的這扇房門,手握拳舉至胸前,正準備敲上去時,卻從房間裡面聽到了他這幾天一直聽見的聲音。

 

是那迴響在走廊盡頭,哼哼哼哼、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喻文州頓時瞪大了眼睛,手舉在空中,身體僵直站在原地。半响後,他收回了手,慢慢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只是原本疑惑焦躁的表情不再,換上了一副好氣又好笑的表情。

 

原來黃少天最近老是消失在自己面前的原因,是因為他躲著自己背後跟著自己啊。

 

再加上閃光和喀擦的聲音,得,他這是在偷拍嗎?

 

喻文州哭笑不得的想著,他打開自己的房門,走了進去。

 

 

 

 

黃少天最近很快樂,每天都過著刺激又有趣的生活。

 

他坐在宿舍房間的床上,手上翻看著他剛剛吃完晚飯後,趁著沖洗店關門前取回的、這幾天的相片們。

 

他左手抓著一疊整齊的相片,右手則快速的將最前面看過的相片,擺到最後面去。

 

喻文州在練習、喻文州在打字、喻文州在喝水、喻文州在吃飯、喻文州在上廁所……,偶爾才有幾張其他總而言之不是喻文州的人出現。

 

黃少天興奮的看著手上一張張的相片,快樂的情緒在心中蔓延開,嘴上的笑容停不下來。

 

只是當他看過一輪再一輪後,像是發現了什麼一樣,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相片裡的喻文州,在大多數的時候總是笑著的,淡淡的微笑、自信的微笑、溫和的微笑、狡詰的微笑。

 

偶爾才有幾張相片是沒有在微笑的,像是上廁所的那張。

 

在擁有了這麼多不同動作、但相同表情的喻文州後,黃少天表示還不夠,他並不滿足。

 

他低垂著目光,像是在思考著什麼。隨後一道光芒閃過了他的眼睛。

 

沒有機會,他就創造機會!

 

除了微笑,他什麼都想要!

 

 

 

 

隔天早上,當喻文州在搞清楚狀況、做好今早黃少天也不會和他共進早點的心理準備後,黃少天一反他的預計、出現在他的面前,然後端著他的早點在喻文州面前坐了下來。

 

有點狀況外的喻文州看著眼前的黃少天,還有他胸前那晃來晃去的相機,在疑惑了幾秒後,忍不住張開口想要問是怎麼回事時,卻突然聽見喀擦的一聲。

 

黃少天爆手速的拍了他,得到了一張疑惑且張嘴欲問的喻文州。√

 

在確認了畫面上的喻文州後,哼哼哼哼的笑聲從黃少天的喉嚨裡,不住的流洩了出來。

 

看著眼前情況,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啞然失笑。

 

在自己沒有心理準備的情形下消失,好不容易將狀況給理清,做好準備後,他卻又自己出現了。

 

敢情這次是嫌偷拍不夠,開始正大光明的拍了阿。

 

想著想著,對面又傳來喀擦聲了。還附帶了一句:

 

「這次是無奈的表情嗎?太好了!」

 

無奈的喻文州更加無奈,看著對面一臉成就感的黃少天,只好默默地叮嚀了一句:

 

「少天快吃飯吧,等等就放涼了阿。」

 

回答他的是一聲喀擦,還有一句「這張好像更無奈了一點啊」。


無奈的喻文州。√

 

 

 

 

自從喻文州搞清楚狀況、而黃少天轉變戰略後,兩人又恢復到原來同進同出的生活了。

 

他們一起吃飯、一起訓練、一起上街買東西,都跟過去的那些日子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黃少天手上多了個寸步不離的、喀擦來喀擦去的、總是閃光燈閃個不停的照相機一台。

 

「少天看路阿,小心前面的電線桿。」

 

「少天喝水嗎,我看你嘴巴好像有點乾了。」

 

「少天快吃飯,不然等等飯菜又涼了不好吃了阿。」

 

好幾次,喻文州都想直接開口問黃少天,到底為什麼會開始拿著台相機到處拍照,神出鬼沒的出現在每個人的旁邊,帶著相機照相時的專屬機械音和閃光燈出現,帶著得手後的滿足笑聲離去。

 

雖然身為大多數時候受害者的自己,還有其他人都不介意──頂多就是有點嚇到──但這樣不同以往的行為,總歸還是要有個解釋。

 

但每當話到嘴邊,他就說不出口,只好換成別的什麼話來。

 

看著黃少天在每次得手後,那興奮、雀躍、滿足又帶著成就感的神情,喻文州總是會寵溺的想著,既然他這麼開心,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於是就這麼一次又一次的錯過開口詢問的機會,讓他這麼繼續下去。

 

只是喻文州最後還是知道了為什麼就是了。

 

 

 

 

那是在一天晚上,喻文州先是在自已房裡私Q了黃少天,想問問他對昨天微草對興欣比賽的感想。

 

但是黃少天明明在線上,卻沒有回他。而依現在的時間來看,黃少天應該是在房間裡的,這麼晚了沖洗店也關了,所以也不可能是他出去拿照片什麼的。

 

所以喻文州便走出了自己的房門,想去隔壁看看黃少天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先是敲了敲門,喊了黃少天的名字,但卻沒人回答他。於是他接著試探下的壓下房間的門把,往前一推,門開了。

 

居然沒鎖門?喻文州覺得事有蹊蹺,便走了進去。

 

進去後,他先是被滿牆壁的自己給嚇到了。

 

因為平常都是黃少天自己跑去他的房間找他,所以喻文州很少去黃少天的房間裡,尤其是在他迷上拍照之後,一次也沒有。

 

於是看到這滿山滿谷的自己,他仍是被驚得站在原地無法反應。就是在他家的相冊裡,他都沒有看過這麼多自己的相片過。

 

片刻之後,讓他回神的是一個小小的、好像在吸鼻水的聲音。

 

一轉頭,喻文州就看到黃少天雙手抱膝縮在電腦桌前的椅子上,眼睛盯著面前的電腦屏幕,耳朵掛著全罩式耳機,面上還有幾滴可疑的不明珠體滑落。

 

喻文州連忙走了過去,一手搭上黃少天的肩膀,另一手拍拍黃少天的背,一邊用眼睛盯著他的臉觀察他的情緒,一邊開口詢問:

 

「少天你怎麼了?還好嗎?」

 

聽見回答他的聲音有點嘶啞,喻文州更加擔心了,「……咦隊長你怎麼來啦?」

 

「我看你不回我Q,就來看看怎麼回事。你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哭了?

 

「哎我在看連續劇阿,蘇沐澄她們推薦給我的,我跟你說阿裡面的主角好可憐阿,他生了一個病以後就要看不見了,所以他在他還可以看見的日子,拿著相機到處拍下他活在這世上,所看見的每一道美麗的風景與事物,還有他身邊最重要的人。

 

「但就在剛剛、剛剛……他為了救他女朋友,結果掉下了懸崖……隊長你說,他這樣還能活下去嗎?」

 

黃少天眼角還帶著淚光,就這麼仰頭看著喻文州。

 

喻文州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自己現在要說些什麼,因為他現在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不過他倒是對後續處理有想法了。

 

……葉修!

 

 

 

 

 

---------------------------------------------------------------------------------------------------------------------------------------------------

 

葉修:呦,找哥什麼事阿?

 

結局卡三天,人果然不能被催債阿,一催那整個感覺就不見了。但我真的好懶得剪片子阿,最近沒心情阿嘖嘖OTZ

還有機會主義者什麼的,真的好適合拍照阿。

评论
热度(13)
© 哪哪哪哪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