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黃】睡前電話

 【全職高手】二次衍生創作文。

喻文州╳黃少天。

 

 

 

 

喻文州平躺在床上。

 

窗簾在晚風經過的時候晃了晃,夏天的晚風吹進他自家房間的窗戶裡,降低了白天殘留在他房間的炎熱溫度。

 

月光柔和的從窗戶灑了進來,照到了喻文州躺著的床尾,他關上了房內所有用來照明的燈光,包括床頭的小燈。

 

人的五感在接受到來自環境的刺激後,便會自動轉化進腦袋裡,解讀成人看到的影像、聽見的聲音。

 

而當夜色降臨,沒有太多的光線可以刺激到人的水晶體時,視覺上接受到的刺激便會減少,頭部在處理這塊視覺空間的力氣便可以省下來,轉移到其他的感官上,增加並放大它們所帶來的刺激敏感度。

 

當上帝為你關了扇門、便會為你開了扇窗,就是這個道理。

 

而在只有月光偷偷潛進來的房間裡,喻文州並沒有因為眼睛無法看清房間的物品而感到困擾,相反的,他乾脆閉上了眼睛,專心的聆聽,聽著耳邊的手機話筒所傳出的聲音。

 

在耳朵變靈敏的當下,對面所傳來的聲音,變得更加的清楚。

 

而此刻對面傳來的,只有微小的、不仔細聽便會忽略掉的呼吸聲。

 

 

 

 

其實今晚黃少天之所以會打給喻文州,只是想要在睡前跟他家隊長分享一下,他今天所發生的生活趣事。

 

在第十賽季藍雨的季後賽結束後,藍雨戰隊便開始了他們的夏休期。而他和喻文州也離開了平日居住的戰隊宿舍,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雖然平時也會打電話給他家隊長喻文州,不管是分享他當前遇到的事,還是純粹無聊打去問對方在做些什麼的。但此時此刻,在睡前,黃少天突然很想聽聽喻文州的聲音。

 

也許是夏天炎熱的氣溫所帶來的煩躁影響到了他,也或許,只是純粹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喻文州,想他了吧。

 

總之,他打了這通睡前電話給喻文州。

 

伸手探向床頭、摸到了手機後,黃少天也不帶翻電話簿的,直接按下了一連串號碼,那是他早已熟記於心的號碼。

 

先是幾聲等候接聽的系統音,再來是接通後傳來的、他所熟悉的嗓音所發出的聲音。

 

「少天?怎麼這麼晚了還打給我?」喻文州的聲音從話筒的對面傳了過來,「都這麼晚了,還不去休息嗎?」

 

即使話筒對面的聲音帶了點不同於平常的疑惑,黃少天心裡頭那隱約的煩躁感,卻還是在聽見的那一瞬間,便降了下來。

 

這是隊長的聲音,真好。

 

隨後恢復到正常狀態的他,迅速地補上了在喻文州等他回答時、所等候的短暫空白,他開始飛快的跟喻文州分享他今天發生的事。

 

「哎隊長我就想在睡前跟你分享一下,今天住我家隔壁的鄰居養的狗今天走丟了,那是一隻呆呆傻傻的蠢金毛,平常看到我還會撲到我身上來舔的我滿臉都是口水,舔的時候牠會全然不管不顧我的阻止,尾巴搖的那叫一個歡快,弄得我身上都是牠的口水味兒阿,然後我記得有一次阿……」

 

黃少天像是要用他飛快的語速,來填補剛剛短暫的空白。但不可否認的,他的確因為喻文州熟悉的聲音,而減輕了他心裡的煩躁感。

 

那熟悉的感覺所帶給他的,是心靈上的寧靜感。

 

 

 

 

雖然黃少天平時一副愛炸毛的樣子,整個人吵吵鬧鬧的,老是成為第一個破壞環境安寧的人。給周遭人的印象,除了愛吵鬧的話癆,就是愛講話的話癆。

 

但他也是會有真的安靜下來的時候,只是他身邊的人反而會變得很不習慣,覺得他變得不太正常,是不是今天吃了藥什麼的。

 

黃少天說話的時候通常又快又急又多,因為他說話總不經過腦內太多的思考,不管當下的他心情是快樂的、開心的、普通的、難過的,那語速都是一樣的速度。

 

一般人無法輕易的察覺到他當下說話的心情是什麼,他們聽見黃少天開了口後,便會自動屏蔽掉他所有的聲音,有聽見但沒有聽到什麼的。

 

除了喻文州這個例外,只有他會在黃少天說話的時候,將他的一字一句都聽進去,連帶他說話時臉上的表情也一起記下來,不管是咋咋呼呼、憤憤不平的表情,還是特別開心、眼睛都笑的瞇了起來的表情。他通通銘記在心。

 

所以也只有喻文州,能夠在那有些不太自然的短暫空白,還有隨之而來、那急得像是要掩飾些什麼的語句之中,準確的察覺到,今晚的黃少天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於是今晚的喻文州,變得更加仔細的聆聽,也變得多話了起來。

 

只是黃少天並沒有察覺到對方的心思,只是有些奇怪,喻文州今天怎麼變的多話了些。不過可以聽到更多對方的聲音,總是好的。

 

在今晚,由黃少天所發起,喻文州隨後跟進的談話,變得比平常還要熱絡,完全不像是臨睡前應該會有的談話。

 

平常喻文州只會有一兩個字的回答,增加到了一兩句。而為了聽喻文州的聲音的黃少天,也減少自己說的話,增加了更多等待對方回應的停留點。

 

然後講著講著,也不知道是誰先停頓的,兩人很有默契的都不說話了。

 

話筒的兩邊頓時變得只有雙方的呼吸聲在線路之中傳遞,誰也沒有打破這當前安靜的氣氛。

 

之前是透過對方的聲音來感受彼此的存在,現在則剛好相反,兩人都不說話。只是他們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感到任何一絲的尷尬,現在的氣氛反而變得更好。

 

 

 

 

靜謐的氣息傳遞在手機話筒的兩邊,在這彼此都不說話的當下,喻文州和黃少天感受著兩人之間難得會有的安靜時光。

 

一個老是吵吵鬧鬧的說著話,跟對方分享自己遇到的事,另一個則是耐心的聆聽對方的聲音,偶爾插上幾句。你說我聽、你分享我給建議,是兩人一慣的相處模式。

 

偶爾換成現在這樣,好像也不錯。喻文州這樣想著。

 

光是靠著傳話筒對面傳來的呼吸聲,他就可以猜到黃少天現在的心情是什麼,不需要再靠著他說的話、或臉上的表情,就可以判斷出來。

 

黃少天的心情,現在一定也和他一樣。

 

難得兩人都沒有說話,雖然有些不習慣,但就像他們平日用說話來交流所可以感受到的一樣。

 

有這樣一個人的存在,不管他是坐是站、是睡是醒,光是存在那裡,或是地球上的任何一個角落,他就能帶給自己的感覺──那是一種熟悉的安心感。

 

像是陰陽圓缺、像是漲潮夕落,世界上每一種自然現象都有自己的運作規則,每個都不盡相同。但即使不一樣,它們也還是會按照自己的規律走下去,而在結束後,它們會像原本那樣,繼續的存在它們該在的地方,都不會變。

 

對黃少天來說,喻文州就像是他的定心骨一樣,一直在他身邊,不管是在一起訓練的時候、和他說話的時候、同桌吃飯的時候。

 

喻文州的臉上總是帶著的溫和的微笑,就像他這個人本身一樣,總是心平氣和的和所有人相處,用他專屬的溫柔、包容著每個人的不同之處,不論優缺、好壞。包括黃少天在內。

 

在所有人都不耐煩的覺得他吵的時候,黃少天總是可以在喻文州這裡,找到他的容身之處。

 

只要有喻文州在的地方,所有的紛爭吵鬧,不管是繼續下去也好,或是讓他就此罷手也行,那都不重要。因為他在乎的是喻文州的感受,而不是別的什麼人的。

 

 

 

 

在這不言語的沉默持續了一段時間後,像是享受到滿足了,或是別有什麼用心的,喻文州率先打破了這安靜的時光,他先開了口說:

 

「少天今天怎麼了?總覺得你有些不太對勁呢。」

 

「唔、」黃少天噎了一下。果然還是被知道了阿。

 

「沒、沒有阿,我……」他忽然停了下來,不再繼續說了。

 

黃少天忽然覺得,現在不管說些什麼話去否認,好像都會被喻文州給看穿,雖然平時偶爾也會有這樣隱約感覺到什麼的時候,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清晰過。就像是他們兩個人的感覺都連在一起了,我可以知道你的想法,你也可以。

 

於是黃少天沒有繼續他的否認,他停了下來,開始思考他要怎麼回答。

 

而喻文州像是知道他的狀況一樣,沒有再接著追問,而是配合著黃少天的沉默,不說話的靜靜等著他的回答。

 

良久,黃少天終於開了口,帶著少有的尷尬和不好意思:

 

「我……我想你了。」

 

喻文州有些意外,他輕聲笑了下,卻被另一邊正尷尬著的人聽見了。

 

「什、什麼阿,你笑什麼!你怎麼可以……」黃少天還來不及說完就被打斷。

 

「恩,我知道。」話筒對面傳來的喻文州的聲音有些愉快。但黃少天聽了後,反而更加惱火,但就在他張了張嘴、正準備接著說的時候,他聽到喻文州的下一句話:

 

「因為我也是。」

 

「……」是什麼是啦……

 

喻文州的聲音忽然變得有些低沉,像是夾帶著什麼道不清的情緒,「我也想你了。」

 

「……」黃少天的耳朵忽然泛紅起來,還是沒有說話。

 

「少天,這麼晚了你也該睡了,早點休息。」喻文州察覺到對面害羞的尷尬,自覺的結束話題,想趕人去睡了。

 

「少天晚安。」

 

「……晚、晚安。」

 

喻文州等了一下,才等到對方的回答。

 

這又是一個好眠的夏夜。

 

 

 

 

 

---------------------------------------------------------------------------------------------------------------------------------------------------

 

糟糕為什麼這兩個人一直都在打電話orz

這夏天什麼時候才過的完,快過完吧…… (其實是我家太熱了23333

(其實這本來是另一個版本,只是我無法放上來orz)


评论(2)
热度(11)
© 哪哪哪哪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