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黃】誰是誰的夏天

【全職高手】二次衍生創作文。

喻文州╳黃少天。黃少天生日賀文。

 

 

 

 

藍雨的夏天結束了。

 

在榮耀職業聯盟第十賽季的季後賽中,藍雨敗給了興欣,結束了他們在季後賽中的征途。

 

對於下一戰要與霸圖比賽的興欣,藍雨戰隊的成員們,只有默默地送上他們的祝福,希望他們能一路順利、達成他們的目標,冠軍。

 

但結束的,只是藍雨的夏天。

 

對藍雨戰隊的成員們來說,這個夏天除了季後賽,還有很長很長。

 

 

 

 

一、夏天的代表之物

 

「欸隊長隊長,我跟你說其實我覺得阿電視上的那個八卦一定是造假的,你說吧阿,那男的怎麼會就這樣一聲不吭的任由另一個男的罵他打他踢他,都打到嘴角流血了還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看上去就像是還嫌對方打得不夠就站在那擺那副表情敢情他這仇恨拉的還不夠徹底,想讓另一個男的再多打幾拳多踹上幾腳,那不能夠阿這一定是假的我看他倆在演戲吧我說……」

 

喻文州在講電話。

 

嚴格說起來,他應該是在聽電話才對。

 

兩台手機,一台打給另一台,當一個撥打、另一個接起來的時候,就是持有手機的兩方在使用通路講電話、溝通。

 

這正常來說吧,你一言我一句的,大多數在講電話的人都是這麼做的。

 

就算這之中的對話發言比例不是五五分,那也該是四六阿、三七阿,就是到二八分,那也是夠可以的了。

 

只是這世界上,就是有例外變成的常態的存在就是了。

 

就比如現在的情形。

 

 

 

 

藍雨戰隊的隊長,喻文州,因為藍雨在季後賽中提前出局,敗給了興欣,戰隊便提前放了假,他也因此早早回家了。

 

喻文州坐在自家房間的桌子前,手裡正翻閱著一本書。不打榮耀的其餘時間裡,看書便是他的一大選擇之一。

 

眼睛掃過書上一行又一行的鉛字,書本被一頁頁的翻動著,喻文州的寢室裡,此刻一片靜謐,就是偶有窗外的風吹進室內,掀動著窗簾發出聲響,但大抵也是安靜的不能再安靜。

 

喻文州又掃過幾行字,看完這頁後,右手愜意的又翻了新的一頁。

 

結束了榮耀一連串激烈的比賽後,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悠閒的放鬆下來,身心靈都是。

 

在這裡,沒有每個星期都有的常規賽程,也沒有相比常規賽要更激烈的季後賽事。

 

他不用再為他的手速感到困擾,也不用再去糾結於保命還是戰術指揮。

 

沒有人會再去嘲諷他的手速低下問題,也沒有人會再去吐槽他手殘。

 

雖然喻文州低下的手速眾所皆知,但現在又不打比賽。

 

他的手速夠他日常起居生活就好,像是翻翻書之類的。喔他又翻了一頁。

 

而就此刻室內一片大好的時候,喻文州擺在桌上的手機兀自震動了起來。

 

隨著震動亮起的螢幕上,顯示著”黃少天”這三個大字。

 

 

 

 

一接起電話,喻文州剛說出的「喂」便瞬間被吞沒在從手機另一頭所傳出的聲音裡。

 

隨後就是開頭的那一長串話,再麻煩自行腦補上刪節號所刪減掉的、背後那”一長串話”所無法完整形容的另一長串話。

 

黃少天的手速很快,在榮耀比賽裡,這絕對是一大優勢。

 

只是黃少天的語速,同樣的,也很快。

 

不只快,還特別多、特別長。

 

勉強可以搆的上優勢之一,吧?

 

只是可惜了榮耀官方比賽裡,並沒有開放選手們像平日網遊中可以使用的語音系統,讓黃少天的兩大優勢之一無法發揮。

 

不過也還好比賽裡沒有開放,不然黃少天這語速快、語量長的特點要是真給他發揮的淋漓盡致,就不知道是對方先倒三千,還是先自損一萬了。

 

從接起黃˙話癆˙少天的電話開始到現在,也有十來分鐘了,期間喻文州只是聽著另一頭的霹靂啪啦的話語,偶爾穿插著幾個明顯是用來敷衍的單字。

 

喻文州的手機在哀嚎。

 

內建的音響超載了,過熱了。跪地求放過阿。

 

但手機的主人喻文州卻像是沒有感覺到、手裡的手機不停升溫的趨勢,相反的,他抓得牢牢的。

 

從開始放假到現在才過了幾天,不,已經過了幾天了。

 

過了有幾天,他就有幾天沒有聽見電話另一頭那聒噪的聲音了。

 

那聲音從他倆加入藍雨訓練營開始,就一直存在喻文州的身邊。

 

從他們倆個一個還不是隊長、一個還不是藍雨首席劍聖的時候就開始,訓練營的時期,再加上雙雙從第四賽季出道到現在,跨過起碼六年多的光陰,一直走到現在第十賽季的結束。

 

春天變成夏天、夏天走到秋天、秋天又換成冬天,即便四個季節不停的輪換著,比賽打了又打,放假放了又放,但這個聲音卻沒有因為這其中的任何一個變化,而消失不見過。

 

對喻文州來說,這個聲音已經融入了他的生命,任何一處風景都有他的影子,要是沒有了,就稱不上是完整。

 

第十賽季哩,藍雨的夏天已經完整的結束了,而喻文州的夏天,現在才正要開始完整起來。

 

如果說夏天的代表物是蟬,那麼黃少天就是蟬。

 

只存在於喻文州夏天的蟬。

 

而此刻,才正要開始蟬聲大作呢。

 

 

 

 

二、夏天的必做之事

 

熱。

 

好熱啊。

 

剛從屋外走進屋內的黃少天,在一回到家裡的時候,就爆手速的抄起冷氣機的遙控器,啪啪啪的將溫度調低至二十三度,隨後將遙控器那麼一丟,整個人便倒在客廳的沙發攤成一團。

 

他只不過是去街角的便利商店買枝冰吃,回來就被正中午的大太陽給曬到差點中暑。

 

他難得的沒有張開金口說半句話,就只是躺在沙發上享受著冷氣機不停吹來的陣陣涼風,讓自己的身體恢復過來。

 

夏天,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一個季節。就是劍聖也無法全面的抵禦他的攻擊。

 

就在倒下去要一刻鐘之後,黃少天才從那虛弱的狀態裡回復到原本的狀態,夏天的太陽自帶讓人熱到虛脫的buff加成,走出冷氣範圍的人無一不中招。

 

他拿起一旁的電視遙控器,按了開啟開關後,便隨興切換了好幾個不同的頻道,掃過很多頻道節目。最後他在一則爆卦節目停下來。

 

是的,劍聖在征戰沙場的同時,也是會關心天下大事的。八卦無一不信手拈來。

 

於是他在看片刻後,便被標題上那寫的"誰是誰的傷?又一男男誹聞糾紛!!"給驚了一把。

 

在他的既定認知裡,男的和男的在一起那也沒啥,挺正常的一事。可重要的是,那男的居然就這麼直挺挺地站在那、給另一個男的打,一個人怎麼可能就這麼白白給人打去,就是個女人家手無縛雞之力無法回手那也就算了,但很明顯的被打的那男的看上去就比動手的那個要壯,怎麼也不像是無法回手的樣子,那麼他明明就可以回手卻還不回手這點就值得深思了。

 

人一樣都是父母生的養的,憑什麼就這樣給人白白打去,連還手都不還,就這麼直挺挺地站在原地躲也不躲。

 

於是黃少天便掏出口袋裡的手機,快速的按下一串他早已熟稔於心的手機號碼便撥了過去,想讓有著四大戰術師稱號之一的喻文州來幫他分析下。

 

這一定是節目造假,沒跑的。

 

於是這就有了本文開頭的開頭那一長串。

 

說出嘴巴的話語就像是脫了韁的野馬般傾洩而出,不管有沒有經過腦袋──大多數沒有──的思考,一串又一串還不自帶標點的。

 

普天下有經黃少天那嘴裡噴出的話洗禮過的人,不是初次聽見呆站在那,就是呆過一次、這次聰明的讓它左耳進右耳出、全當沒聽見。

 

那麼又有誰能在那霹靂啪啦說個不停的話中,能夠順利地聽完不呆掉,還能夠理解話裡的意思呢?

 

那大概就只有對黃少天這話癆屬性抱有”森森的愛”的人吧?

 

像是他家隊長喻文州和喻文州跟喻文州之類的。

 

於是喻文州就這樣一直聽著對面那頭,偶爾嗯嗯啊啊幾句。

 

而黃少天也從節目對那則八卦的爆料開始講到爆料結束,期間他自己分析到興頭的時候,還會時不時的從沙發上站起來走走,中間還一度口渴跑去廚房冰箱裡拿瓶水喝了幾口。

 

從八卦主角兩人的行為舉動,講到兩人的髮色臉型,再講到兩人的衣服穿著、背後的身家推測等等。講一講黃少天自己還會發現自己漏掉沒有分析的地方,再自己推翻自己,從頭再來一遍。

 

而最後黃少天分析結束之時,整個電視節目也結束了,他一邊扼腕著沒有看到節目的中間、後面部分,事實上是除了開頭的部分之外的全部,一邊隨口問著喻文州:

 

「所以隊長你覺得我剛剛說的對嗎對嗎對嗎,我敢認定、肯定、確定,這一定是造假,妥妥的!」

 

「嗯,我也這麼覺得。」喻文州笑了笑,「對了少天,講了這麼多話,渴了要不要再去多喝口水阿?」

 

「喔對對對,隊長我先去喝口水,等等我們接著說阿……咕嚕咕嚕咕嚕……隊長我喝完了,我跟你說我跟你說阿……」

 

夏天必做之事:

 

講不完的電話、繳不完的手機話費。


评论
热度(8)
© 哪哪哪哪可|Powered by LOFTER